徐士龍:為了中國標準國際化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8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報
【字體:

徐士龍(左二)與團隊成員討論技術(shù)實(shí)施方案。(圖片由受訪(fǎng)者提供)

  徐士龍:全國政協(xié)委員,民進(jìn)中央企業(yè)家聯(lián)誼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上海港灣集團董事長(cháng)。首屆中國發(fā)明協(xié)會(huì )會(huì )士,獲2020年上海市勞動(dòng)模范(先進(jìn)工作者)、第一屆上海統一戰線(xiàn)崗位建功“十大楷?!钡确Q(chēng)號。

  如何把江河湖海等處含水量高的軟土地基加固變成硬地基,再在上面鋪路搭橋、建樓造房?放眼世界,這都是一項技術(shù)性難題。

  1999年,時(shí)任江蘇省江陰市港口開(kāi)發(fā)公司總經(jīng)理的徐士龍長(cháng)期從事著(zhù)軟地基加固處理相關(guān)業(yè)務(wù)。有天,他正蹲在一處灘涂岸邊,和同事們忙著(zhù)監測軟灘真空抽水,然而由于含水量較高,水不易排出,真空抽水一直沒(méi)看到效果。

  正在眾人一籌莫展時(shí),一輛重型卡車(chē)從邊上駛過(guò),徐士龍發(fā)現,抽真空的泵液位竟然波動(dòng)起來(lái)。就是這個(gè)壓差理論的發(fā)現,讓徐士龍在后來(lái)發(fā)明了顛覆軟地基處理、突破傳統規范限制的快速“高真空擊密法”。與傳統方法相比,該技術(shù)不僅造價(jià)節約30%、工期節省50%,且質(zhì)量可控、綠色環(huán)保。

  此后20余年,徐士龍帶領(lǐng)他所創(chuàng )建的上海港灣集團,將“高真空擊密法”這項新技術(shù)從上海應用到全國,又從國內出發(fā)走向了“一帶一路”共建國家,足跡遍布全球20多個(gè)國家,涉及機場(chǎng)、港口、公路、鐵路、電廠(chǎng)、市政等各領(lǐng)域基礎設施建設,給軟土硬化這道世界級難題交上了一份“中國答卷”。

  依靠專(zhuān)利起家,依靠專(zhuān)利發(fā)展,依靠專(zhuān)利走出國門(mén),徐士龍看到企業(yè)技術(shù)出海的廣闊前景,并一直積極為支持民營(yíng)企業(yè)參與共建“一帶一路”高質(zhì)量發(fā)展建言。今年全國兩會(huì )期間,徐士龍提交的《關(guān)于支持民營(yíng)企業(yè)“技術(shù)抱團”出海 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提案,再次為民營(yíng)企業(yè)“走出去”,為推動(dòng)經(jīng)濟發(fā)展鼓與呼……

  技術(shù)革新的難與甜

  徐士龍是土生土長(cháng)的江陰人,雖然小時(shí)候家里條件不好,但他在學(xué)習上一直很刻苦?!斑@孩子的物理化學(xué)一直都很好”,是老師和父母對他的一貫評價(jià)。

  1977年,高考恢復前,徐士龍高中畢業(yè)后來(lái)到江陰港務(wù)公司,成為一名港口裝卸工人。

  得知高考恢復,徐士龍第一時(shí)間報了名?!吧磉厸](méi)幾個(gè)人選擇繼續高考,因為一旦有了工作,很多人高考的想法就會(huì )欠缺一點(diǎn)。并且碼頭工人的日??偸呛沽鳑驯车?,還要一邊工作一邊學(xué)習,非常辛苦?!钡林氐呢浳餂](méi)有壓彎這個(gè)年輕人的意志,徐士龍明白,自己想繼續讀書(shū)學(xué)習的愿望很強烈,“讀書(shū)才能改變命運?!?/p>

  恢復高考第一年,徐士龍考進(jìn)了江蘇電視大學(xué),取得專(zhuān)科學(xué)歷。從電大畢業(yè)后,徐士龍以一腔熱血投入工作。直到發(fā)現那個(gè)令他感到激動(dòng)的壓差理論,從事軟土地基10余年的徐士龍意識到,“與傳統的在軟土里拌水泥方法相比,壓差理論將會(huì )帶來(lái)一場(chǎng)軟土地基的技術(shù)革新!”

  時(shí)值1999年上海外高橋建設,在軟基加固上碰到了瓶頸,徐士龍覺(jué)得這是一個(gè)機會(huì )。沒(méi)有過(guò)多猶豫,他辭去了總經(jīng)理的職務(wù),憑著(zhù)一股科研熱情,義無(wú)反顧地“下?!绷?。

  在上海港外高橋港區的蘆葦灘畔,他以工棚為研究室,以工地為試驗場(chǎng),一心一意搞發(fā)明。

  2000年,徐士龍創(chuàng )建了上海港灣公司。此時(shí),基于壓差理論提出的高真空擊密法作為一種軟基加固的全新方法,完全沒(méi)有配套的設備和機械。徐士龍和團隊只能自己研制,翻遍了國內外的相關(guān)資料,相繼走訪(fǎng)了同濟大學(xué)、浙江大學(xué)等高校的教授專(zhuān)家。最終從國外進(jìn)口零配件,回國請專(zhuān)家組裝,花費了近100萬(wàn)元打造出第一臺24噸雙驅輪的振動(dòng)機組。

  “由于沒(méi)經(jīng)驗,笨重的振動(dòng)機開(kāi)到現場(chǎng)后,一進(jìn)入外高橋軟基試驗區就陷進(jìn)了淤泥中,最后還是上海港務(wù)公司的工作人員幫我們撈上了岸?!毙焓魁垖Ξ敃r(shí)的場(chǎng)景印象深刻。

  創(chuàng )業(yè)遠比想象得更為艱難,擺在徐士龍面前的難題還有科研經(jīng)費?!暗谝荒昃桶鸭业滋涂樟?,舉債500萬(wàn)元用于搞科研,到了第二年又全部虧損。幾年下來(lái),最困難的時(shí)候,欠下了上千萬(wàn)元的債務(wù),合伙人因壓力太大選擇退出,工程師也陸續跳槽?!?/p>

  但徐士龍依然堅信,只要方向沒(méi)錯,一定會(huì )守得云開(kāi)。帶著(zhù)背水一戰的勇氣,600多個(gè)日日夜夜,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終于在2001年,快速“高真空擊密法”的軟地基處理方法問(wèn)世。

  何謂“高真空擊密法”?

  “形象地說(shuō),高真空擊密法處理軟地基就是一個(gè)把‘嫩豆腐’壓縮成‘老豆腐’,再到‘豆腐干’的過(guò)程?!毙焓魁埓蛄藗€(gè)比方:“這是一個(gè)物理變化過(guò)程,用真空制造壓力差,把軟土分子間不易流動(dòng)的水擠出來(lái),無(wú)須向土體中摻入固化劑或外加劑,不僅造價(jià)低廉,還做到了對場(chǎng)地及周?chē)h(huán)境的零污染?!?/p>

  徐士龍第一時(shí)間向國家專(zhuān)利局提交了專(zhuān)利申請。

  “僅過(guò)了50多天,上海市科委對此技術(shù)進(jìn)行了鑒定,評價(jià)為‘國際先進(jìn)水平、具有巨大的社會(huì )和經(jīng)濟效益’?!毙焓魁埢貞浀?。

  “企業(yè)的核心競爭力是長(cháng)期形成且獨有的,支撐起企業(yè)過(guò)去、現在和未來(lái)的競爭優(yōu)勢?!毙焓魁埫靼?,有關(guān)鍵技術(shù)“傍身”,才能從市場(chǎng)競爭中脫穎而出、嘗到甜頭。而這次成功,只是一個(gè)開(kāi)始……

  市場(chǎng)是技術(shù)的歸宿

  獲得國家發(fā)明專(zhuān)利后,這項發(fā)明成果如何走向市場(chǎng),最終獲得認可,成了徐士龍開(kāi)啟的又一場(chǎng)漫漫征程。

  2003年,浦東機場(chǎng)二號跑道改擴建工程競標,這是一項“向大海要機場(chǎng)的方案”,對徐士龍來(lái)說(shuō),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huì )?!半m然有7個(gè)方案同臺競技,但是能拿下,就能證明‘高真空擊密法’的實(shí)力所在?!?/p>

  面對周?chē)似鸨朔馁|(zhì)疑聲,因為已經(jīng)有了上海外高橋港區軟地基加固處理項目的經(jīng)驗,徐士龍對接下來(lái)要參與的對比試驗有了底氣。

  試驗結果顯示,徐士龍的“高真空擊密法”在6個(gè)主要技術(shù)指標中,有5項達到第一,以?xún)?yōu)異成績(jì)勝出。

  不過(guò)這么重要的項目,交給徐士龍這個(gè)名不見(jiàn)經(jīng)傳的團隊來(lái)做,依然還未取得各方信服。第一次試驗成功后,有專(zhuān)家提出,“結果是不是具有偶然性?”

  緊接著(zhù),第二次試驗開(kāi)始了,通過(guò)召開(kāi)專(zhuān)家會(huì )進(jìn)行監測評價(jià),得到的結論是:徐士龍團隊的方案在造價(jià)、工期以及關(guān)鍵技術(shù)指標上都非常優(yōu)秀,這項民間個(gè)人專(zhuān)利技術(shù)脫穎而出。

  對這個(gè)結果,徐士龍等待已久?!拔覀兛繑祿A(yíng)得了大家的認可,雖然方法不一樣,但‘高真空擊密法’不但解決了瀕海臨灘軟土地基差異沉降的問(wèn)題,還節省了174萬(wàn)立方米石料,節約了近億元建設資金?!?/p>

  此后數年里,高真空擊密系列技術(shù)在環(huán)太湖、長(cháng)三角、珠三角、渤海灣、北部灣、杭州灣、環(huán)渤海、膠州灣等地廣泛應用。2012年,“高真空擊密法”獲得三項國際獎項:最佳發(fā)明金獎、鮑格胥支持發(fā)明獎、綠色發(fā)明榮譽(yù)金獎?;乜串敵?,徐士龍坦言,“那時(shí)候并沒(méi)有特別大的目標,只是感覺(jué)這個(gè)技術(shù)很好,琢磨著(zhù)研發(fā)后能不能推廣出去?!?/p>

  2013年,恰逢“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為廣大民營(yíng)企業(yè)“走出去”搭建了廣闊的舞臺,也讓徐士龍看到了更多可能性。

  以往,我國建筑行業(yè)“走出去”一般以勞務(wù)輸出為主,鮮有技術(shù)輸出。徐士龍希望:“這樣的局面能夠改變,不斷提高自主研發(fā)能力,讓每一個(gè)‘微小’發(fā)明能夠落在項目上,把中國原創(chuàng )技術(shù)推向全球?!?/p>

  2022年,我國授權發(fā)明專(zhuān)利近80萬(wàn)件,其中民營(yíng)企業(yè)就占到八成?!叭绻@些資源得以整合,在民營(yíng)企業(yè)‘走出去’的過(guò)程中將形成巨大的技術(shù)優(yōu)勢?!币蚨?,連續兩年,徐士龍都在全國兩會(huì )期間圍繞民營(yíng)企業(y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持續建言:“支持民營(yíng)企業(yè)出海,重點(diǎn)支持有關(guān)鍵核心技術(shù)的民營(yíng)企業(yè)形成龍頭,發(fā)揮帶動(dòng)效應,鼓勵帶動(dòng)產(chǎn)業(yè)鏈上下游企業(yè)共同出海?!?/p>

  創(chuàng )新,是中華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稟賦。徐士龍說(shuō):“加強科技創(chuàng )新、打造民族品牌,是我一直以來(lái)最珍視的夢(mèng)想?!?/p>

  為“中國原創(chuàng )”而努力

  2018年,徐士龍成為第十三屆上海市政協(xié)委員——在科研創(chuàng )新、成果轉化上走過(guò)的一路坎坷,化為了他深入調研、積極建言的不竭動(dòng)力。

  2021年,徐士龍聯(lián)合幾位委員發(fā)起了一場(chǎng)以“發(fā)揮上海橋頭堡作用,推動(dòng)共建‘一帶一路’高質(zhì)量發(fā)展”為主題的“委員提案沙龍”?!皫讉€(gè)小時(shí)的討論,幾十條的建議,在思想碰撞中,一件關(guān)于打造上海共建‘一帶一路’高質(zhì)量發(fā)展一站式服務(wù)平臺的聯(lián)名提案最終誕生,提交后不僅獲評上海市政協(xié)2022年度優(yōu)秀提案,還被帶上了全國兩會(huì )?!?/p>

  此時(shí)的他,已帶領(lǐng)上海港灣在企業(yè)出海的道路上歷經(jīng)了多番歷練。2008年,印尼龍灣電廠(chǎng)成為徐士龍叩開(kāi)世界大門(mén)的“敲門(mén)磚”。

  “在沼澤地里為印尼建電廠(chǎng),在當時(shí)被很多人稱(chēng)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wù)’?!毙焓魁埢貞浀?,這座電廠(chǎng)選址在海邊灘涂沼澤,軟土厚達20余米,大型設備無(wú)法進(jìn)入,同時(shí)還是地震烈度8度的強地震區。

  國外專(zhuān)家曾斷言:現有場(chǎng)地不可能建設電廠(chǎng)?!拔覀兊墓こ處熃?jīng)過(guò)謹慎計算、反復論證,給出全新方案,突破施工難題并節省大量成本,成為中印合作的典型項目?!?/p>

  2023年,徐士龍成為第十四屆全國政協(xié)委員,“站在更大的履職平臺,身上的責任也更重了?!?/p>

  “海外市場(chǎng)很大,這個(gè)市場(chǎng)究竟需要什么?”這是徐士龍在“走出去”中思索最多的問(wèn)題,“企業(yè)如何將技術(shù)成果有效地轉化為市場(chǎng)所需的產(chǎn)品或服務(wù),是‘走出去’并真正融入當地社會(huì )的關(guān)鍵?!?/p>

  在徐士龍的建言中,常見(jiàn)的“高頻詞”,多是“技術(shù)抱團”“開(kāi)展合作”“優(yōu)化組合”等。

  徐士龍說(shuō),“2023年海外市場(chǎng)占上海港灣集團業(yè)務(wù)比例近80%,尤其在‘一帶一路’領(lǐng)域已有不少拓展項目,2024年一季度,上海港灣集團海外新簽訂單已達5.8億元,同比增長(cháng)超100%?!?/p>

  這樣的成績(jì)背后,徐士龍深知,企業(yè)出海并非易事?!爸袊瓌?chuàng )技術(shù)與國外標準相銜接是一個(gè)重大課題?!?/p>

  在越南,徐士龍接到訂單的同時(shí),也隨即收到了一封律師函,被法國國際知名公司起訴“侵犯專(zhuān)利”?!暗鋵?shí)早在兩年前,我們已經(jīng)在越南注冊了本專(zhuān)利,這場(chǎng)訴訟變成了專(zhuān)利對抗?!毙焓魁堃庾R到,一旦輸了就將輸掉整個(gè)市場(chǎng),雖然訴訟標的很高,但他決心對抗到底,花巨資聘請律師,進(jìn)行反訴,最終勝訴。

  “讓中國原創(chuàng )技術(shù)走向世界,讓中國標準被世界認可?!痹趯?shí)現民族創(chuàng )新夢(mèng)的道路上,徐士龍走得步履堅定……

  雖然一開(kāi)始出海的過(guò)程非常艱辛,但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上海港灣的原創(chuàng )技術(shù)不斷“出圈”——從新加坡樟宜機場(chǎng)、印度尼西亞雅萬(wàn)高鐵、阿聯(lián)酋棕櫚島等重大港口、機場(chǎng)、電站等巖土工程項目的軟土硬化、圍海造地,到技術(shù)服務(wù)涉及越南、印尼、馬來(lái)西亞、新加坡、阿聯(lián)酋、沙特等20多個(gè)國家,打破原先由歐美企業(yè)、歐美標準主導的局面,全球“朋友圈”越來(lái)越大。

  但最讓徐士龍感到自豪的,還是實(shí)現“中國標準”的國際化?!?016年上海港灣聯(lián)合印尼公共交通部、印尼巖土工程協(xié)會(huì ),一起制定了地基處理國家標準,2017年印尼政府頒布了一項‘真空預壓’技術(shù)的應用規范,這是‘中國標準’的成功輸出,為海外建設鐵路、公路、機場(chǎng)、港口等重大項目提供了重要幫助?!?/p>

作者:王慧文
責任編輯:張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