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那片土地

——看話(huà)劇《馬敘倫》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8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報
【字體:

  不久前,在文化和旅游部、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主辦的紀念西南劇展80周年暨第八屆全國話(huà)劇優(yōu)秀劇目展演閉幕式上,由浙江話(huà)劇團創(chuàng )排的大型原創(chuàng )話(huà)劇《馬敘倫》被授予優(yōu)秀劇目獎牌。

  話(huà)劇《馬敘倫》是出乎我意料的一次創(chuàng )作,編導將宏大的敘事與個(gè)人情感恰到好處地結合,講述清朝末年的少年書(shū)生馬敘倫如何在歷史的洪流中,一步一步走出書(shū)齋,走向革命,歷經(jīng)列強入侵、軍閥割據、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最終成為一代儒雅學(xué)尊,堅強民主戰士的故事;也講述了由馬敘倫等創(chuàng )辦的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是如何在風(fēng)雨如晦的年代里誕生,為了國家的民主與和平貢獻出不可磨滅的力量,最終成為中國八個(gè)民主黨派一員的故事。切入四個(gè)歷史時(shí)期,把人物的成長(cháng)鋪展在不同的場(chǎng)景和不同的人物關(guān)系中,讓人物回歸生活和本真的情感,而舞臺上馬敘倫不同時(shí)期的三個(gè)人物形象,既是演繹者,也是敘事者、評論者,三個(gè)馬敘倫之間也因此有了跨越時(shí)空的對話(huà)??v觀(guān)全劇,可以說(shuō)《馬敘倫》具有史詩(shī)品格又兼具政論風(fēng)格,充滿(mǎn)了人性溫暖、青春理想、思想鋒芒與理性碰撞,但其思想的力度,并不影響戲劇情境中的人物塑造及其性格魅力,恰恰通過(guò)兄弟情、夫妻情、摯友情、師生情四組情感的不斷疊加,既讓馬敘倫的舞臺形象生動(dòng)鮮活、可親可信,有突出的個(gè)人品格和鮮明的時(shí)代特色,又讓馬敘倫的“在正道上行”有了必然性和合理性,讓觀(guān)眾心中能怦然感受到那段歷史奔涌向前的偉大活力,其整體的構思創(chuàng )意、敘事手法、導演理念、舞臺呈現等在人物傳記題材、重大歷史題材里走出了一條獨特的藝術(shù)之路。

  劇中馬敘倫身處的四個(gè)時(shí)期,必然要說(shuō)到北京大學(xué)。青年馬敘倫從1915年第一次進(jìn)入北大任教,至1931年曾四次進(jìn)出北大,對北大了解甚深。在他的推薦下,1917年1月4日,蔡元培到校任職。他按照西方大學(xué)的模式和教育方針,對北大進(jìn)行了整頓和改革。首先,充實(shí)教員陣容,吸收進(jìn)步學(xué)者。其次,他提出“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辦學(xué)方針,實(shí)行民主辦學(xué),教授治校,同時(shí)注重培養學(xué)生獨立自由開(kāi)放進(jìn)步的思想和精神……這些教育制度、教育思想和學(xué)術(shù)思想的重大改革,對北大的發(fā)展起了重要作用,也使北大成為新文化運動(dòng)的中心。新文化運動(dòng)高舉民主、科學(xué)、人權、自由等大旗,從思想、文化領(lǐng)域激發(fā)和影響了中國人尤其是中國青年的愛(ài)國救國熱情,其在學(xué)生中樹(shù)立起的思想和精神,從根本上成為“五四”運動(dòng)的重要動(dòng)力。馬敘倫與陳獨秀、李大釗等既是北大的同事,也是新文化運動(dòng)志同道合的戰友。此時(shí),馬敘倫雖然沒(méi)有參與共產(chǎn)黨的創(chuàng )建,但卻在思想上與這些革命者站在一起,并盡力提供幫助。

  李大釗是馬敘倫早期相識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之一,兩人私交甚篤。1920年7月8日北京大學(xué)評議會(huì )特別會(huì )記錄“馬夷初先生修正案”,議決:圖書(shū)館添用助教,圖書(shū)館主任改為教授。被聘教授后,李大釗正式以開(kāi)拓者的姿態(tài)傳播馬克思主義真理。

  兩人多次共同參加愛(ài)國民主運動(dòng),并于1921年6月共同領(lǐng)導北京教職員聯(lián)合會(huì )索薪運動(dòng)。6月3日,馬敘倫和李大釗等帶領(lǐng)北京國立八校教職員和北京各中小學(xué)教職員及學(xué)生萬(wàn)余人上街游行。他倆走在隊伍的前面,都被北洋政府派出軍警毆打受傷,馬敘倫頭部受重傷,卻反被監禁,誣陷為打人者,且通電各省制造輿論對馬敘倫實(shí)行制裁,馬敘倫憤然絕食。6月13日,《晨報》刊出李大釗在北大《半月刊》上發(fā)表的文章《最悲痛最緊要的一件事》,聲援馬敘倫,文章發(fā)表后,立即得到包括孫中山在內的社會(huì )各界的聲援。

  1924年10月,馮玉祥北京政變,馬敘倫再次任教育次長(cháng)。不久,段祺瑞臨時(shí)執政,馬敘倫原想辭職,但采納李大釗建議“教育部關(guān)系革命,不應放棄”決意留任。不久,教育部得到密電:“共產(chǎn)黨首領(lǐng)李壽常在各?;顒?dòng),茲請教育部馬上查辦?!瘪R敘倫意識到壽常即是守常的訛音,便迅速通知了李大釗,使其免于被捕。1927年4月,李大釗在北平犧牲,年僅38歲,而他的遺體時(shí)隔6年之后才在北平萬(wàn)安公墓安葬,馬敘倫灑淚致哀。從李大釗犧牲到安葬公祭,馬敘倫多次參與捐贈,時(shí)隔21年后他仍難以忘懷,追思老友賦詩(shī)一首:

  唯物史觀(guān)論較新,李君物望冠人倫。

  縱教柴市成仁去,無(wú)限青年從理真。

  這首詩(shī)高度概括了李大釗對于傳播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guān)的貢獻以及對中國青年的引領(lǐng)。

  《馬敘倫》首演時(shí),他與李大釗的摯友情實(shí)際是沒(méi)有完整而深刻地被挖掘出來(lái)的,而這一部分恰恰是他與李大釗和而不同、殊途同歸的體現,可以成為一個(gè)戲核。

  值得欣慰的是,在首演后的兩年時(shí)間里,創(chuàng )作團隊始終沒(méi)有停止腳步,多方聽(tīng)取意見(jiàn),不斷打磨劇本,在演中求精進(jìn),讓劇與劇中人傳遞的時(shí)代精神立于更大的舞臺,感召更多的后來(lái)者。

  不久前,看到最新一段演出的視頻。老年馬敘倫深情地呼喚:“守常,你能聽(tīng)得到嗎?我現在乘著(zhù)這艘巨輪,去往那片嶄新的土地。這海面明明那么平靜,可我的心情卻如波濤般洶涌,我多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咱們共同度過(guò)這個(gè)時(shí)期,我們攜手踏上那片土地?!边@時(shí),已經(jīng)犧牲的李大釗從舞臺后方走出,同樣深情地喚了聲:“夷初兄……這些年我常聽(tīng)你和我談起,中國又發(fā)生了如何的變化,人民又經(jīng)歷了怎樣的劫難,又做出了何等的犧牲,我知道,歷盡千帆之后,你已然聽(tīng)到了人民的心聲,那就是希望之路對你的呼喚!”馬敘倫堅定地說(shuō):“從革命至今已有六十余年,一生所圖唯國家的獨立與民主,如今已經(jīng)知道了,到底該走一條什么樣的道路,才能走到那個(gè)可愛(ài)的中國!”這時(shí),三個(gè)馬敘倫再次同現于一個(gè)時(shí)空,他們告訴守常:“看,它就在前方;看,它就在彼岸!我曾與你說(shuō)過(guò),只要你我終點(diǎn)一致,哪怕殊途,亦可同歸!這一天終于到了!”

  “替我好好地擁抱那片土地吧,擁抱那個(gè)我夢(mèng)寐以求的新世界!那個(gè)用千萬(wàn)中國人民血肉,沖刷出來(lái)的新世界!”

  那一刻,是兩個(gè)戰友打破時(shí)空的心靈相擁,又何嘗不是千千萬(wàn)萬(wàn)時(shí)代先鋒、民族英雄的心靈相擁呢!

  當新世界即將來(lái)臨之際,奮斗了大半生的馬敘倫“已容顏枯槁,白發(fā)蒼蒼”。但他的心卻從未像此刻這般嶄新過(guò),它像初生的嬰兒一般渴望著(zhù)那新世界的滋養,因為他已經(jīng)找到了那條通往彼岸的道路,而這條路就是共產(chǎn)黨走的人民當家作主的道路。

  他堅定了,跟著(zhù)共產(chǎn)黨走,在正道上行!

 ?。ㄗ髡呦雕R敘倫孫女,沈陽(yáng)市政協(xié)常委)

作者:馬今
責任編輯:張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