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民進網站 > 民進風采 > 民進藝苑 > 文學作品

吳梅影:借作東風萬玉枝

發布時間: 2023-02-16
【字體:

  南宋淳熙十年(1183),資政殿學士范成大致仕。比陸游小一歲的他出生于北宋欽宗靖康元年(1126),蘇州吳縣人,是年年僅58歲。請求提前退休只因身體欠佳罹患風眩,實在無法繼續工作。做過高官(參知政事,即副丞相),輾轉地方主政多年,歷經風霜,承受雨露,他或許真的厭倦了職場爭斗,這回終于可以歸返山鄉。此時,他還沒有料到,多年后,朝廷會再次起用他。

  范成大回到故鄉,回歸田園,在自己家的周遭,遍植梅花,“以其地三分之一與梅”,亦為梅花作譜,世稱《梅譜》。居此,他看梅看山看湖,十分愜意。是的,在這里,冬有梅,夏有荷,春有蘭,秋有菊??葱切钦Q?,聽草蟲鳴唱。自由自在,心無掛礙。這不正是古往今來,每一位讀書人理想中的桃花源么?

  許多時候,他自然而然便會想起陶淵明的《歸田園居》吧?——“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亦或是時常吟誦王維的《輞川集》之“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他的心中,滿滿的詩情,再無俗世煩擾,摒除爭斗與利祿:

  臘前三白,春到西園還見雪。紅紫花遲,借作東風萬玉枝。

  歸田計決,麥飯熟時應快活。身在高樓,心在山陰一葉舟。(《減字木蘭花》)

  好個歸田計決,“麥飯熟時應快活”!

  心在山陰一葉舟。他的江南。你的江南。我們的江南。他在生活中快樂,并把快樂全身心傳遞。

  宋詞為時代最強音,但宋詩亦是可圈可點。不信,請認真讀范成大——

  守著故鄉,守著鄉間時光,范成大全力經營石湖范村,自號石湖居士,人稱“范石湖”。湖光山色中,鄉村田園居。時時,詩情如泉涌。他以極高的才情,創作了多首田園詩篇,其中以《四時田園雜興》最為著名。組詩包括60首七言絕句,每12首為一組,分詠春夏秋冬四季景色、田園生活。

  “連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覺夏深”,親切而溫暖,讓人想念鄉間,瓜花、蘇葉、老茴香……還有那,長長長長的小徑,上面鋪滿金黃落葉。

  柳花深巷午雞聲,桑葉尖新綠未成。

  坐睡覺來無一事,滿窗晴日看蠶生。(《春日田園雜興》)

  千頃芙蕖放棹嬉,花深迷路晚忘歸。

  家人暗識船行處,時有驚忙小鴨飛。(《夏日田園雜興》)

  新霜徹曉報秋深,染盡青林作纈林。

  惟有橘園風景異,碧叢叢里萬黃金。(《秋日田園雜興》)

  撥雪挑來踏地菘,味如蜜藕更肥醲。

  朱門肉食無風味,只作尋常菜把供。(《冬日田園雜興》)

  多么悠閑自在的農家生活,多么美好安寧的田園風光。這就是我們中國農人的琴棋書畫詩酒花。春天養蠶,柳花深巷午雞聲;夏日賞荷,時有驚忙小鴨飛;秋來食柑,染盡青林作纈林;冬至白菜作蔬,朱門肉食無風味。他將自己的生命,融入四季,一觴一詠,一飯一蔬——在陋巷,“回也不改其樂”。

  南宋“中興四大詩人”陸游為首,范成大、楊萬里、尤袤緊隨其后。若以南宋繪畫四大家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做比,范成大極其類似劉松年,自帶氣度,清新脫俗?!皥@林小景”,細膩地展現生活的一顰一笑。書寫優雅與清新,粗糙與疼痛。南宋的這一創作群體,他們的作品有一致性,都失去了北宋詩畫的雄渾壯闊,失去了骨子里的剛強自若,多了幾分俯首即是的意趣,隨遇而安的自適,多了幾分工筆寫就的細細密密,婉約的場景及心理描寫。畢竟,南宋與北宋,沒法比。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范成大,他應該就是宋代的白居易吧。以長歌短章記錄時代,直抒胸臆,表達內在。他身居田園,關懷民生,心系百姓,他的筆,簡潔明快,直抵人心。他筆下的春日瑞香花開,一叢三百朵,馥郁芬芳:

  一叢三百朵,細細拆濃檀。

  簾幕護花氣,不知窗外寒。(《瑞香三首·之一》)

  多么濃郁芬芳的瑞香啊,一叢就是三百朵。簾幕把花氣護在室內,不知道窗外寒意深濃。

  “有花真富貴,無事小神仙”。

  他寫秋色,碧蘆青柳,染成一帶金黃,未見絲毫蕭疏:

  碧蘆青柳不宜霜,染作滄洲一帶黃。

  莫把江山夸北客,冷云寒水更荒涼。(《秋日》)

  自然山川就是我們的至愛親人。他用心去感知,然后用詩,講給我們聽。

  由詩而知,他從來都不是置身事外、高高在上俯瞰農家生活,亦并非單純為隱居而隱居,而是身在其中,心懷悲憫,感知四時,將自己融入農人大家庭。他先后寫下了《催租行》《后催租行》憫農:“老父田荒秋雨里,舊時高岸今江水?!边B綿的秋雨啊下個不停,老農眼看著荒蕪的田地深深嘆息:那江水滾滾流過的地方呀,原先曾是岸邊的高地。

  豐收時他喜悅,歉收時他憂心。他和農人一起數星星,快樂著農人的快樂,悲苦著農人的悲苦。他全面、真切地描寫農村生活的小細節,成功實現對傳統題材的守正創新,使田園詩成為名副其實的農村生活之詩。錢鐘書先生在《宋詩選注》中稱贊范詩“也算得中國古代田園詩的集大成”。

  淳熙二年(1175),范成大受任為敷文閣待制、四川制置使、知成都府。在這里,他吟詩贊成都:“十里珠簾都卷上,少城風物似揚州”。成都是多么繁華啊,滿城風物,可以比得上十里揚州。是啊,無論在哪里做官,他都深深地愛著這片土地、這里的人民。不改初心,不變其衷。

  其時,詩人陸游在蜀為參議官,“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范成大不恥下問,以文會友,二人遂成終身莫逆。

  身閑身健是生涯。何況好年華??戳耸智镌?,重陽更插黃花。

  消磨景物,瓦盆社釀,石鼎山茶。飽吃紅蓮香飯,儂家便是仙家。(《朝中措》)

  他在揚州。他在成都。他在昆山。他在石湖。他在中國。他是詩人范成大。

  他的生活,和你我并沒有兩樣,開心地活,在山水中,在田園里,釀酒,煮茶,讀詩,看山,看云,看花。他希望自己是健康的。何況好年華。早歲,范成大在昆山堅嚴資福禪寺讀書,十年不出。曾取唐人“只在此山中”詩句,自號此山居士。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p>

  梅子金黃杏子肥,麥花雪白菜花稀。

  日長籬落無人過,唯有蜻蜓蛺蝶飛。(《田園四時雜興二十五》)

  多么愜意的農家生活。金黃的梅子,微黃的杏兒;雪白的麥花,漸漸凋落的菜花?;h笆墻靜靜站立,唯有蜻蜓,相約蝴蝶,輕輕飛過。由《詩經》濫觴的抒情文學,經楚辭、漢樂府而唐而宋,讀書人時隱時仕,其中主旋律不變:安靜的內心,悠閑自在。一代代詩人,始終跟大自然相親相愛,樂天知命,天人合一。

  詩是《豳風·七月》中的“春日遲遲,采蘩祁祁”;是陶淵明的“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是王維的“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是陸游的“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范成大的“窗間梅熟落蒂,墻下筍成出林”……詩是中國人心頭,那永恒的山水田園。

作者: 吳梅影
責任編輯: 邵飛
鲁鲁鲁爽爽爽在线视频,欧美综合久久,香蕉蕉亚亚洲AAV综合,欧美综合久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