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6—7月上?!段膮R報》副刊《讀者的話(huà)》上的和平獻金運動(dòng)史料(六)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6
【字體:

  上?!段膮R報》1946年6月30日《讀者的話(huà)》

  編者按:《讀者的話(huà)》擴大到三分之二版,依然是第四版,與陶行知先生題的《教育陣地》副刊在一起。今天的內容依然是和平獻金為主,捐款金額(前一日捐款統計)達到最高峰一百九十余萬(wàn)元,參與人數和階層、參與形式也有增加。

  非讀者獻金的來(lái)函兩條:

  一群報攤的訴苦 希望當局發(fā)還沒(méi)收書(shū)報 好退還出版者收回血本

  臺灣青年慰勞代表(旅滬臺灣青年同啟6月28日)

  

  以下為史料原文,由于是編者根據豎排繁體原文逐一辨識而來(lái),疏漏錯誤之處,還請指正:

  

  和平代表反滬聲中各界獻金白熱化 昨日代收一百九十余萬(wàn)元

  

  申新六廠(chǎng)工人

 ?。ǐI金四十八萬(wàn)九千二百五十元)

  我們是一群為國生產(chǎn)的,愛(ài)好自由和平的純潔人民,我們要求民主興和平,我們希望能平安地過(guò)日子,所以我們對于上星期日(廿三日)在北站歡送諸位代表先生晉京向政府中共與馬歇爾將軍請愿制止內戰一事我們工友極踴躍地參加,其中有許多工友是夜工做出,但為了要求民主和平的實(shí)現,故此只得犧牲自己。但是第二天打開(kāi)報紙一看,我們的代表抵下關(guān)車(chē)站不幸遭到毆打,而受重傷,我們不禁流下悲憤的熱淚,我們?yōu)檎麄€(gè)中國命運流淚,為受重傷的諸位先生流淚。為沒(méi)有和平民主自由而流淚。更為了在戰場(chǎng)上自相殘殺而犧牲的將士們流淚?,F在我們廠(chǎng)里有百分之八十的工友,為慰問(wèn)晉京的諸位代表先生而發(fā)動(dòng)捐款、請貴報館代我們轉送去京,謝謝。

  現共捐得國幣四十八萬(wàn)九千二百五十元,請檢收!

  我們還有一句話(huà),就是要求停戰!停戰!永久停戰!

  

  湯敬

 ?。ǐI金五千元)

  呼吁和平的人民代表們,我誓為你們的后盾,因為你們?yōu)槲覀兌軅?。敬附五千元,以表慰?wèn)之意。

  

  一群酒菜業(yè)職工

  羅良 伍成 劉榮發(fā) 楊生 吳錫耕 羅勝 孟蘭 葉炳輝 羅錫 曾嘉和 李佐昌

 ?。ǐI金一萬(wàn)四千五百元)

  下關(guān)血淋淋的暴行,使我們憤怒!使我們痛心!吁吁和平也遭殘忍地毆傷,這還成什么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誰(shuí)要和平,誰(shuí)要內戰?我們都看得清清楚楚,為了國家的前途,為了人類(lèi)的生存,我們將不惜任何犧牲堅持到底不達全面和平,誓不罷休,人民的血是流不完的!你們盡管打吧!同時(shí)我們更向光榮受傷的諸位代表慰問(wèn),這里附上國幣一萬(wàn)四千五百元,表示敬意。祝早日健康!

  

  一群酒菜業(yè)職工

 ?。ǐI金六萬(wàn)九千五百元)

  我們是一群愛(ài)和平的職工。對于這次下關(guān)暴行,無(wú)限心痛,欲哭無(wú)淚。堂堂首部,國府所在,元首坐鎮,警憲林立,竟演出這一種卑鄙可恥滑稽之劇,這是為爭光嗎!我們向好戰家進(jìn)一忠告:息息吧:與國家留一點(diǎn)體面呢!我們人民反對這種暴行,我們需要和平,民主,我們祈禱諸位先生早日恢復康健,我們愿為后盾,并敬奉上區區之數,聊表我們一群心意。(附國幣六萬(wàn)九千五百元。)

  

  上海一群酒菜業(yè)職工

  夏敏南,張麗萍,計慧芳,鄒彩珍,鄭少英,崔林寶,趙志雷,馮伊苓,周慧明,杜婉清

 ?。ǐI金三萬(wàn)七千元)

晉京人民代表諸位先生:

  你們被殘忍的毆傷的消息,震撼了每個(gè)愛(ài)好和平的人的心弦,你們光榮的流血,正昭示我們應如何地去爭取永久和平。先生們?yōu)楹推蕉軅?,我們應向你們表十二萬(wàn)分的熱誠慰問(wèn)。為了整個(gè)國家的前途,我們愿獻出我們一切的力量,不惜犧牲地誓為先生們后盾,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茲附上國幣三萬(wàn)七千元,聊表微意。并祝早日健康

  

  上海市三區百貨業(yè)職業(yè)工會(huì )國貨第五分會(huì )一百七十八人

 ?。ǐI金十六萬(wàn)元)

  下關(guān)血案,正是好戰分子的備戰的寫(xiě)照。我們是一群百貨業(yè)的職工,我們需要的是和平,不是內戰?,F在,呼吁和平的諸先生,竟然在堂堂的首都遭到毆擊,我們不勝憤慨。對保衛和平對爭取民主的戰士,我們人民誓為后盾,決不松弛?,F在除向受傷的諸先生致慰問(wèn)外,并附上國幣十六萬(wàn)元,望 貴報轉交。

  

  上海市三區百貨業(yè)職業(yè)工會(huì )永安第一分會(huì )四百十三人

 ?。ǐI金念九萬(wàn)七千二百元)

  我們是一群百貨職工,我們堅決地渴望和平,反對內戰,當報紙上登載了為和平冒暑跋涉首都的上海人民代表在下關(guān)被暴徒圍毆五小時(shí)半的消息后,就像烈火焚燒儳我們的心一樣地憤怒,現在我們除掉慰問(wèn)諸位榮譽(yù)受傷的代表外,再附上法幣念九萬(wàn)七千二百元;表示我們小小的敬意。敬致民主敬禮!

  

  中國紡織公司第四毛紡廠(chǎng)

 ?。ǐI金十萬(wàn)四千二百元)

  準備部(一萬(wàn)四千三百元)織布部(三萬(wàn)四千三百元)仕上部(一萬(wàn)另五百元)整理部(九千一百元)粗紡部(九千八百元)精紡部(一萬(wàn)六千六百元)洋線(xiàn)部(九千五百元)以上共計國幣十萬(wàn)四千二百元正,請貴報代轉受傷諸代表,并致慰勞之忱。

  

  電話(huà)路陞分局八十二個(gè)男女職工

 ?。ǐI金七萬(wàn)一八千元)

  我們是電話(huà)公司一群職工,此次晉京請愿的人民代表,在下關(guān)遭到暴徒毒打,我們覺(jué)得非常的痛心,他們的受傷就是侮辱了每一個(gè)要求和平的同胞,我們在悲憤之外,除敬向人民代表致沉痛的慰問(wèn)外,特附上法幣七萬(wàn)六千元,請轉交給幾位爭取和平的戰士,作為一點(diǎn)微小的慰勞,聊表我們電話(huà)職工愛(ài)好和平的心意。上海電話(huà)公司路陞分局八十二個(gè)男女職工仝上

  

  申君 車(chē)育文 同志堅 胡靜 鄭闡智 嚴志忠 嚴志玖 徐又人 李弢 李翠玉

 ?。ǐI金十萬(wàn)元)

  我們摯信著(zhù)馬敘倫閻寶航等,是不僅代表著(zhù)上海的五萬(wàn)多人民的意志,同時(shí),他們也是代表著(zhù)全中國四萬(wàn)萬(wàn)七千萬(wàn)人民的呼聲,因為停止內戰,永久和平,是舉國一致的迫切要求。

  下關(guān)暴行,是給中國標榜民主政治的先生們,以最大的諷刺和暴露,而在這人民世紀的世界浪潮里,不過(guò)僅僅是一般小的反動(dòng)的逆流罷了!我們相信民主巨大的浪潮,無(wú)比的力量,更會(huì )因之而高漲,而澎湃。我們更相信這種諷刺,暴怒,逆流,終會(huì )因民主浪潮的高漲,澎湃,而消滅,而粉碎。

  我們對于由我們自己選出的代表們的痛著(zhù)毆侮,是寄予無(wú)限的激感和震憤,我們是一群小商店里的職員,我們除了竭其余力,誓死給我們偉大的代表們以支助后盾外,謹不忝微末,湊集我們小星薪金一部份,(國幣十萬(wàn)元),作為英勇的人民戰士的慰藉,更希望全滬的愛(ài)好和平需要生存的人們,都站起來(lái),聲援,慨助!

  

  百宋鑄字印刷所勞工

 ?。ǐI金一萬(wàn)八千五百元)

  人民代表在號稱(chēng)首都的南京下關(guān)被暴徒兇毆負傷,好戰分子的卑鄙手段十足地暴露在中國廣大群眾的眼前,但是這樣決阻止不了人民要求和平的渴望,全國廣大的青年正步著(zhù)馬敘倫先生等后塵,誓為爭取和平斗爭到底。今附呈法幣一萬(wàn)八千五百元正,請貴報送給光榮受傷的人民代表,并致最崇高的敬意!

  

  中央電器材廠(chǎng)上海分廠(chǎng)第三廠(chǎng)同仁暨工友

 ?。ǐI金十一萬(wàn)二千元)

  下關(guān)變起,消息傳來(lái),不勝悲憤,惟馬先生等為顧全大局,決定不予起訴,我們除對阻撓民主的陰謀深?lèi)和唇^外,對馬先生等之舍己精神,表示無(wú)限欽敬!茲籌得同人三萬(wàn)元,又工友八萬(wàn)二千元,請 貴報轉交馬先生等十代表,這小小的數目,算是我們反對內戰爭取民主的一點(diǎn)心意!

  

  滋康錢(qián)莊職員

 ?。ǐI金拾萬(wàn)元)

和平代表諸公:

  你們此次代表上海市人民晉京請愿,在下關(guān)慘遭暴徒痛擊!流了不少的血,我們無(wú)限痛心,但這一擊,更證明了破壞和平者的陰謀,諸公的血,將為民主的歷史,增加不少光榮!現奉上醫藥費十萬(wàn)元,聊表我們區區的熱忱,希望諸公早日康健,繼續為和平努力、并祝前途珍重!

  

  滬東區職工爭取和平促進(jìn)會(huì )

 ?。ǐI金十萬(wàn)元)

  為呼吁和平晉京請愿的十余位人民代表在京遭打,這打可以說(shuō)是痛在每一個(gè)人民的心里。這暴行將激起千萬(wàn)顆愛(ài)好和平,保持正義的心靈,來(lái)更進(jìn)一步地為和平而奮斗。我們更要警告好戰分子,人民的力量并不會(huì )因為遭受到各種阻礙和打擊而稍減,反之我們會(huì )再接再厲,堅決地作為人民代表的后盾,爭取長(cháng)期和平?,F在附上法幣十萬(wàn)元,聊表我們微小的心意,來(lái)獻給我們的人民代表并祝他們早日恢復健康。

  

  滬東區職工爭取和平促進(jìn)會(huì )

  中法藥房新世界分店

 ?。ǐI金三萬(wàn)四千元)

  我們是一群小職員,也正因為是小職員,所以對永久和平的期待也特別殷切,但是當人民代表馬敘倫先生等被打的消息傳來(lái),我們聽(tīng)了,莫不悲憤填膺熱淚也隨之奪眶而出,這究竟是什么世界?我們中法藥房新世界分店同人,除了將國幣三萬(wàn)四千元,獻給受傷的代表外,并誓為代表們的后盾,最后請貴報代我們向諸代表致最高的敬禮!

  

  一個(gè)無(wú)智識的小商人

 ?。ǐI金五千元)

  看到報上馬敘倫等諸位先生被毆打成傷,除了對諸先生們致崇高的敬意,并默祝早日恢復健康。馬先生他們并不因受傷而頹唐下去,使我們的意志更堅強,再接再厲,非達到目的不止。我不能親自去慰問(wèn)諸先生,謹請轉達我的敬意,并附上法幣五千元,請代轉交,聊表微意。

  

  毛織廠(chǎng)四工人

 ?。ǐI金二萬(wàn)元)

  我們中國的人民,已受盡了戰爭的痛苦,所以堅決地反對內戰,同時(shí)奮勇地起來(lái)要求和平,來(lái)實(shí)現和平民主團結的新中國。你們雖已為人民而流血,但你們不會(huì )白流的,還有四萬(wàn)萬(wàn)五千萬(wàn)人民做后盾,我們會(huì )更勇敢的猛進(jìn),再接再厲地要求和平,非達到和平不可。

  希望你們的身體早日康健,我們在這里祝禱著(zhù)你們,一些小數貢獻給你們買(mǎi)些水果吃,請你們接受了吧?表示我們的慰問(wèn)之心意!

  

  鄒人言

 ?。ǐI金一萬(wàn)元)

  我是“五萬(wàn)人”之一,代表被辱,等于五萬(wàn)人被辱,每個(gè)人都覺(jué)得身上挨過(guò)打,痛在身上,恨在心里,然而,為了和平,民主,我們并不氣餒,我們誓為代表們的后盾,奮斗到底。在這兒附上國幣一萬(wàn)元,請轉致受傷各代表,表示忠誠的慰問(wèn)之意。

  

  一群職業(yè)青年

 ?。ǐI金七萬(wàn)七千元)

  下關(guān)暴行,舉世駭怪,我們于悲憤之余,更加認清了誰(shuí)是不愿和平,誰(shuí)在鼓動(dòng)內戰。我們不能再受欺騙了,同時(shí)并不能再沉默了,為了搶救國家民族,我們愿意與一切愛(ài)好和平自由的廣大人民站在一起,堅決做諸代表的后盾,去爭取中國全面永久和平,愿先生等早日恢復健康,繼續努力,并致最高敬意,附奉國幣七萬(wàn)七千元,聊表微意。

  

  滬江大學(xué)一群學(xué)生

 ?。ǐI金三萬(wàn)五千五百元)

諸位代表:

  這次先生們負著(zhù)和平的使命晉京請愿,不幸遭好戰分子的陰謀受傷,暴徒們打了先生們,也就是打了全中國愛(ài)好和平的同胞,每一個(gè)不甘滅亡的中國人都會(huì )團結起來(lái),誓為和平奮斗到底。

  這里奉上國幣三萬(wàn)五千五百元,聊表我們的心意,愿先生們早日恢復健康,繼續為和平運動(dòng)作先驅?zhuān)覀儗⒃谙壬鷤兊念I(lǐng)導下,再接再厲,出全力以爭取和平。

  

  一個(gè)餅饅攤販

 ?。ǐI金一萬(wàn)元)

  我是個(gè)擺做大餅,饅頭的攤販,向來(lái)是無(wú)知無(wú)識的。從馬敘倫,閻寶航,雷潔瓊諸代表在南京下關(guān)被打重傷的消息傳來(lái),卻使我痛苦流淚。我們要替被打諸先生復仇。因為我個(gè)人的力量微薄,所以希望全滬餅饅業(yè)的同業(yè)們。請你們團結起來(lái),行動(dòng)起來(lái),一致的有錢(qián)出錢(qián),有力出力,來(lái)保護國家來(lái)爭取和平,民主。并附上洋一萬(wàn)元以代慰勞南京人民代表團諸先生,聊表心意。謹祝健康萬(wàn)歲。

  

  戈警

 ?。ǐI金五千元)

  我在百忙之中寄這封信,并附上法幣五千元正,聊表我慰勞之意,希費神轉南京受傷代表們。紙短情長(cháng),不盡一一,致熱情的敬禮,并祝為人群服務(wù)的精神萬(wàn)歲!

  

  治中女校十七個(gè)同學(xué)

 ?。ǐI金三萬(wàn)一千六百元)

  我們一群是私立女中的學(xué)生,向來(lái)不參加任何活動(dòng),自從送人民代表晉京后真想不到我們被太陽(yáng)曬焦的臉還沒(méi)復原,而人民代表竟在下關(guān)被所謂“蘇北難民”毆打受傷了。我們聽(tīng)了這個(gè)消息萬(wàn)分的悲痛,要和平的人都要遭到了兇毆,那還談得上自由和保障?“蘇北難民”難道不要和平嗎?首都的軍警目睹暴行不加阻止,難道他們也厭惡“和平”嗎?

  這里附著(zhù)三萬(wàn)一千六百元,區區之數,聊表慰勞之意,請轉送諸人民代表;并祝早日康復。

  

  宋蘊女士義賣(mài)畫(huà)幅

  愿以所得慰勞人民代表

  讀者承購請函本欄接洽

編者先生:

  自從我們請愿代表在京遭打的消息傳來(lái),凡屬熱血之倫,殆無(wú)不咬牙切齒在憤恨著(zhù)。

  可喜的,是上海市民是較全國各地同胞,都富于熱情和正義,看這幾天,各團體和個(gè)人紛紛捐款,助藥,熱烈異常,令人萬(wàn)分感動(dòng)!

  說(shuō)來(lái)慚愧!我是個(gè)沒(méi)有收入,并且還要消耗家庭的一員(家也是窮家),但我難道就沒(méi)法子來(lái)表示一點(diǎn)微忱嗎?再四思之,有了!

  我有一部分不肯送人的中國畫(huà),(不送人的原因自知“畫(huà)不好”,“名未立”,和自己舍不得)還有幾張在美專(zhuān)時(shí)所作油畫(huà)“模特兒”,以及名畫(huà)家汪聲遠先生所贈的山水條幅,現在,我預備都拿來(lái)請貴報代為義賣(mài),即以該款掃數再煩代送受傷代表們,聊補醫藥之需,并稍伸敬佩之切,不知先生高見(jiàn)以為如何?專(zhuān)此 即請

  撰安

  宋蘊 六,二七,一個(gè)酷熱的燈下

  【讀者如欲承購宋蘊女士及汪聲遠先生之畫(huà),請賜函本刊接洽為荷。 編輯室】

作者:
責任編輯:吳宏英